冷茶记得要放醋

=冷茶
"希望你是最後的人"

弟弟盛世美颜。

🍸最后的糖水杯🍸:

你们看啊、是360度无死角欣赏自家弟弟高清大屏幕美颜的特权。

这个是真他妈的好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

留 白 封 面

【小学生文笔注意】

【分段狂魔注意】


给夫君 @汤圆记得要放盐 的书店管理员设写的一篇文qaqqqqq,随便看看就好

我这个人特别麻烦,但是夫君不厌其烦的帮我改了文两遍我真的爱死了她qaqqqqqqq

还有感谢程爹 @程式 允许我用她的设定qaqqqqqqq


手指要断了靠


BGM纯白   【重新尝试了一下终于会发超链了AAAI】

开始  ▼




书 就 是 我 的 生 命 。


<<

“欢迎光临”


我坐在藤椅上,轻轻地摇晃着,捏了捏发酸的左肩。


那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少女,水蓝色的中长发披在双肩,眸子下的倒三角很特别。


“  嗯 ... 好... 好阿 ...  ”


我喃喃道,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  真没想到 ... 还会有人来这里阿 ...  ”




你要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人在读书了。


这间狭小的书店夹杂在灯红酒绿之间,散发出的书香气息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简直像是个异类。


我自嘲地笑笑,从披肩里抽出一本书。


到底是什么使我这样坚持了六十三年呢 ...?


看着那个穿梭在书架中的少女,我阖上了眼。


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冥冥之中觉得,


有一些我未知的东西需要等待。



<<

当初我注意到它只是因为它的留白封面。


很久很久以前,我从书架最里层取下它,上面积着厚厚的灰尘,饱受了岁月的洗礼,早已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了。


我用纸巾拭去上面的灰尘。


好看的墨绿色封面就这样印入我的眼帘。



盘算着我所经历过的时间,唯有这一段回忆是我清晰记得的。


阿,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如今已经变成一个奇怪的老太太啦。


时间真是一种奇妙的存在。


就像我手里的这本书,里面所有的故事都是手写的,字迹各不相同。


只是故事的主人公都是这样的两个人 ­­­­:



一个拥有深邃的紫瞳,另一个拥有葱郁的碧眼。



我一直认为,紫色和绿色是最相配的色彩。



<<

“  嗯 ...?  ”


制服少女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眼睛紧盯着书上的文字。


“  安 ... 安迷修 ...?  ”她轻轻念出这个名字。


“  阿 ... 你是说那个虚拟歌姬阿 ...  ”我扶正眼镜,发现书页正停在一篇叫做『  虚拟歌姬  』的文章上。


我弯起嘴角“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呢 ...  ”


她做出思考状,头顶的柠檬头饰也随着她的动作摆动。


“  我有一个哥哥 ...


     他 ... 也叫作安迷修 ... ”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也有着一对碧绿的眸子。


怎 ...


怎么可能呢 ...?




心脏猛地漏跳一拍。


“  可能 ...


     只是重名罢了 ... ”



<<

那个小姑娘说,他不久以后也会来参加凹凸大赛。



强烈的预感。


我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东西就要到来了。


到底 ... 是什么呢 ...?


“  汤婆婆 ——  ”


冥想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个人影晃动着向我跑来。


“ 唔 ... 是小程阿 ... ”


忘记介绍,她叫作程式,是隔壁酒馆的管理员,正值青春的年纪。


就像当年的我那样。




她乖巧地伏在我的双膝上,轻微地喘着气。


“ 呐 ... 把故事的结局讲给我听吧。 ”


我腾出右手揉了揉膝上人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不紧不慢地说着:


“  故 事 的 结 局 就 是 没 有 结 局,


     如 果 你 想 知 道 的 话,那 就 到 时 间 的 尽 头 去 寻 找 吧 。”


“  婆婆 ... 时间的尽头在哪里阿 ... ”


“  它就在你的心灵最深处。”



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清风揉碎了满天的繁星,微弱的光亮透过半开着的天窗洒进小小的书店。


她的眼中倒映着流淌的星河,但是无神无光。


也许她已经找到那个结局了。


我沉沉地笑了两声。


“  你看,开 始 亦 是 结 束 ,齿 轮 的 转 动 总 是 周 而 复 始 的 ,


      很快我们就能看到新的篇章了。”



<<

阳光暖融融的,洒在我慵懒的身体上,很舒服。



我摇着轮椅出了书店的正门,面对着若大的广场观察着来往的行人。


来到凹凸大赛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一点。


他们匆匆经过我的身边。


有咬着糖果的黑发少女。


有肩上扛着黄黑相间棍子的孩童。


有紧跟着手握绿色长刀的芦荟少年不放的金发男孩。


还有 ... 




『  恭 喜 参 赛 者 雷 狮,获 得 原 力 技 能:雷 神 之 锤  』


我听见熟悉的名字,颤抖着转动轮椅,寻找音源的方位。


“  这才是本大爷应有的武 ...  ”


『  恭 喜 参 赛 者 安 迷 修,获 得 原 力 技 能:冷 热 流  』


“   喂 ... 那个拿双剑的 ...  ”


因为没有控制好力量,我摔下了轮椅 。


“   嗯 ... ? 是你叫在下 ...?  ”


我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两人,思绪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   我们 ... 


       在哪里见过吗 ... ?  ”


一滴浑浊的液体划过脸颊,落在粗糙的地板上 。


棕发男孩没有理会他,径直朝我走来。


“  这位老妇人 ... 您没事吧 ...?  ”


他向我伸出了手。


那个为了夺回软件的负情感歌姬 ... 那个教小歌姬情感故事的笨蛋总裁 ...


我知道,时间在 旋 转 、飞 移  、分 裂  、重 合 。


他 们 终 于 又 来 到 另 一 个 时 间 的 节 点 。


“  你 ... 你们 ...  ”


眼泪糊住了我的双眼。


我想将手掌放在他的手心里,感受他身体的温度,是否是像从前那样冰冷  。


黑暗淹没了一切。



我终究还是没能触到他。



<<

是安迷修送我回来的。


我翻开这本拥有留白封面的书,眼前满溢着墨绿。


厚厚的空白页。


小程说,这一世,他是个海盗,而他是一个骑士。



“  呵  ”


我不禁笑出了声。


两个笨蛋的转世设定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不过,


我 愿 意 为 他 们 提 笔 。



这是我的使命,不能忘记的使命。




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此了吧。



<<

“  他们今天在酒馆里谈话,关系更密切了些。 ”


“  他们今天在酒馆外打起来了,不知道原因。”


“  我撞见了他们在接吻。”


      ...  ...


“  他们两个今天都受了很重的伤。”


“  今天只有安迷修一人来到酒馆,他还是点了茶。”


“ 她的手腕上系着一条发带,是雷狮的。”


      ...  ...


“  我 想 我 们 可 能 再 也 见 不 到 他 们 了 。”


      ...  ...


落笔的瞬间,我叹了口气。


我不想知道结局。


没错


故 事 的 结 局 就 是 没 有 结 局 ,也 并 不 是 每 个 故 事 都 拥 有 结 局 。



我所等待的东西来过了,又离开了,


迅速得像一阵风。



如 果 你 想 知 道 结 局 的 话 ,就 到 时 间 的 尽 头 去 寻 找 吧 。



<<

“  小程,我也该离开了。”


不要哭,我早该经历这些,只是有些东西支撑着我度过了这么多的春秋。


“  我 想 我 再 也 见 不 到 他 们 了 ... ”



我知道,


时 间 将 会  旋 转 、飞 移 、分 裂 、重 合。


最 终 停 留 在 出 发 点  。



结 束 亦 是 开 始  。





他们俩的故事,可长着呢 。


那本封面留白的书被我丢进时间的涡轮。





期  待  着  转  世 ,  你  的  续  写   。







                                                                                        E   N   D






..


<


歌姬最终章的预告【?】

【真的!!!!有这么-------------------刀阿!!!!!!

抱起夫君qaqqqqqq @汤圆记得要放盐

已经看到过歌姬的结局了,一个星期前的事。

怎么说呢。

当时看到结尾瞬间就哭出来了。

我希望你们看到后能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吧。

【衍生】我今天将要去见你。

【小学生文笔注意*】

【分段狂魔注意*】


我拾起地上的报纸。

上面加粗的字体刺痛着我的眼睛,周围嘈杂的声音都离我远去了。

"     经纪公司总裁今日病逝

            享年90岁      "

视线艰难地从报纸上移开。

痛。

真的是太痛了。

"    不打算...再陪我多些时间吗...?   "


昨日。

福尔马林的气味真是令人作呕。

我紧皱眉头,开始打量这个全白的房间。

以及面前的这张脸。

我见证了这张脸变化的全过程,从一头柔软的黑发,到渐渐地爬上银丝,最后干脆是全白。

记忆最深刻的...

是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此刻紧闭着,我甚至还记得它从前的那个样子。

闪着好看的紫色光芒。

实在是太美了。

可惜现在....

我已经再也看不到它们了。

那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说,这也许是他最后一个夜晚。

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系统无法自动翻译。


                       "    还痛吗...?   "

手指轻轻抚上面前那块冰冷的石头,没有任何温度,就像我的身体那样。

石头上的那张照片...是他...

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他。

是我更喜欢的那个他。

使人微醺的风和着好闻的花香钻进我的鼻孔。

                    "    你这个胆小鬼。  "

为什么你...

躲在里面不肯出来了。


一个小小的红色装置躺在我的手心。

七十年。

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长的时间吧。
对你来说,那也许是一生的长短。

七十年。

已经跟随你七十年了阿。

那么...接下来...

               "   请允许我继续这样做。  "

『 自毁装置开启 』

『 10 』

『 9 』
·
·
·
又是这种有咸味的液体...

我记得...你还没有告诉我...

这种液体...

          
                    "   到底叫做什么阿。   "
    

                             -  END  -




给夫君 @汤圆记得要放盐 的歌姬写的衍生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歌姬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我永远爱这个傻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TAG就不打了qaqqqqq
♡♡♡♡♡á♡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写了好久的文被我手滑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夫君的歌姬超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补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圆记得要放盐:

不能更文超痛苦.....

画个旧设歌姬安混更吧hhhhh

突然发现旧设好像比现设好看(???

p1 媳妇@冷茶记得要放醋 画的qwq超好看,我爱她一辈子(躺倒

p2 手残的我画的.....




所以到底歌姬安长什么样呢~各位自行脑补吧hhh(pia飞
私心雷安tag




因为月考挂科了(你还是个学生吗)所以要慢更了qwq

妈耶,好痛苦啊qwq

0熱度ummmmm

某猫monota:

助品老师上150

来三口恒星牌虾片:

來啊不慫,雖然我裡面有一半都做過了(。

圆爹 @汤圆记得要放盐 设的凯莉dalao和自己设的柠檬qaqqqqq

我要打爆圆爹的call-------
(圆爹一节课就设好了而我午夜修仙到三点ummmm)